石家庄旭洁净化设备有限公司 欢迎您! 产品知识   |   在线留言  |   网站地图  |   施工现场  |  
 > 产品中心 > 净化车间安装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时间:2022-01-08 14:20:09 阅读:

林黛玉和薛宝钗是《红楼梦》中的“双生花”,一个是雍容华贵的牡丹,一个是妩媚风流的芙蓉,一时瑜亮。虽然最后“钗黛合一”,但是她们还是迥然不同的。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薛林二人的判词已经点明了各自的性格: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可叹停机德,堪叹咏絮才,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玉带林中挂,金簪雪里埋。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薛宝钗具备“停机德”,林黛玉具有“咏絮才”。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薛宝钗的“停机德”薛宝钗举止娴雅,端庄持重,遵从封建礼教,恪守封建社会的道德规范,是当时社会价值观认同的淑女,如乐羊子妻般有“停机德”。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“停机德”是乐羊子妻的故事。

黛玉和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是什么

《乐羊子妻》出自《后汉书·列女传》。故事大概是:乐羊子在外求学,因想念妻子半途而归,他妻子拿刀对着织机说:“布匹是一根丝一根丝地积累起来,才达到一寸长,一寸一寸地积累,才能成丈成匹。如果现在隔割断织品,原来的功夫就白费了。做学问是一样的道理,半途而废会一事无成。”乐羊子感言,重新去求学,七年没有再回来。

乐羊子妻是规劝丈夫走正途的封建道德典范,宝钗也持这种主流观念,她认为男子应该走仕途经济的正途,所以对宝玉多次规劝。前文通过袭人的口侧面写她对宝玉的劝谏:

袭人道:“云姑娘快别说这话。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,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,他就咳了一声,拿起脚来走了。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,见他走了,登时羞的脸通红,说又不是,不说又不是。……”

脂砚斋批语透露,曹雪芹原稿八十回后还会有“薛宝钗借词含讽谏”,正面写宝钗对宝玉的劝谏。

她是封建道德规范下的合格妻子,“山中高士”,对丈夫“举案齐眉”。

文中写宝钗的蘅芜苑简朴异常,也表现她不尚奢华,宁静淡泊的品性:

及进了房屋,雪洞一般,一色玩器全无,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,并两部书,茶奁茶杯而已。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,衾褥也十分朴素。

李纨称宝钗的《咏白海棠》含蓄浑厚,正是她品格的写照。“珍重芳姿昼掩门”,“淡极始知花更艳”。

林黛玉的“咏絮才”林黛玉至情至性,率性而为,同时又心思细腻,多愁善感。她才华横溢,堪比谢道媪的“咏絮才”。

谢道媪是东晋才女。刘义庆《世说新语》记载了她咏絮的故事:

晋名将谢安,寒雪日内集,与儿女辈讲论文义。俄而雪骤,公欣然曰:"白雪纷纷何所似?"兄子胡儿曰:"撒盐空中差可拟。"兄女道韫曰:"未若柳絮因风起。"公大笑乐。

谢道韫比喻雪就好像柳絮被风吹得漫天飞舞一般,形象地抓住了雪花的洁白、轻柔。谢道韫的“咏絮才”成了才女的代名词。林黛玉的才学就不逊于谢道韫。

林黛玉具有浪漫的诗人气质,在整部书中,她写的诗最多。写诗已经成了她的日常。迎风洒泪,对月感怀,皆可成诗。

林黛玉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诗才。元春省亲,她就准备大展奇才,只是元春命他们每人只做一首诗,没有得到发挥。她意犹未尽,就替宝玉捉刀做了一首《杏帘在望》,被元春称赞是宝玉诗是最好的一首。

咏白海棠时,你看黛玉的成竹在胸的轻松。宝玉很捉急,一个劲地催黛玉,黛玉却说不用他管。文中写:

宝玉背着手,在回廊上踱来踱去,因向黛玉说道:“你听,他们都有了。”黛玉道:“你别管我。”宝玉又见宝钗已誊写出来,因说道:“了不得!香只剩了一寸了,我才有了四句。”又向黛玉道:“香就完了,只管蹲在那潮地下作什么?”黛玉也不理。

等别人都写完了,黛玉才一蹴而就。文中写:

黛玉道:“你们都有了。”说着提笔一挥而就,掷与众人。

“一挥而就”、“掷”活画出了黛玉的轻松自如。

宝玉“大观园试才题对额”,有没题到的住所,贾政又让大家把其他地方都题了词。黛玉题的一字不改都用了。

黛玉的多愁善感还催生了一个美丽的行为艺术,葬花。她的潇湘馆,案上设着笔砚,书架上磊着满满的书,窗上的霞影纱,窗前的鹦鹉架,处处充满着雅致。

林黛玉和薛宝钗性格不同的根源宝钗重德,是山中高士,黛玉重才,是世外仙姝。她们性格的不同,根本在于三观的不同,而三观的形成是和家庭、生活经历分不开的。

一, 家庭出身背景决定了一个人的根本观念。

文中写林家“虽系钟鼎之家,却亦是书香”。黛玉的父亲林如海曾考中探花,可知才学出众。母亲贾敏是荣国府嫡出小姐,贾母最是疼爱,学问识见应该比元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林如海夫妻非常重视对黛玉的教育,请了曾中进士的贾雨村做家庭教师。贾敏去世,林如海还是想让黛玉守制读书,贾雨村想辞馆林如海又将他留下了。

在父母耳濡目染的影响下,加之天性聪颖,林黛玉肆意表现自己的才华,并不觉得针黹女红才是女孩的本分。对宝玉她也并不觉得仕途经济是必须要走的道路,因此从来没有对宝玉说过“混账话”。

宝钗出身在一个皇商家庭,父亲死的早,哥哥薛蟠不务正业,为了撑起这个家,宝钗不得不压抑天性,管理俗物。文中介绍宝钗:

还有一女,比薛蟠小两岁,乳名宝钗,生得肌骨莹润,举止娴雅。当时他父亲在日,极爱此女,令其读书识字,较之乃兄竟高十倍。自父亲死后,见哥哥不能安慰母心,他便不以书字为念,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,好为母亲分忧代劳。

薛宝钗也是博学多识,诗词歌赋,戏曲绘画,都能信手拈来,但封建礼教是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宝钗对此非常遵从,对湘云、黛玉也都有规劝。

宝钗和湘云夜拟菊花诗题的时候,宝钗劝湘云不要在作诗上过于用心,说:

究竟这也算不得什么,还是纺绩针黹是你我的本等。一时闲了,倒是于你我深有益的书看几章是正经。

湘云和香菱叽叽呱呱谈诗论文,宝钗又说:

一个女孩儿家,只管拿着诗作正经事讲起来,叫有学问的人听了,反笑话说不守本分的。

行酒令时,黛玉不慎说了禁书的语句,宝钗规劝她:

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,偏又认得了字,既认得了字,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,最怕见了些杂书,移了性情,就不可救了。

二,生活经历决定了一个人的处事风格。

林黛玉幼时父母爱如珍宝。母亲去世后寄居于外祖母家。虽然黛玉自认为是寄人篱下,但是外祖母对她如心肝肉一般的疼爱,宝玉对她更是体贴,她和姊妹、嫂子关系也非常好。初到荣国府,她还谨言慎行,不肯多说一句话,不肯多行一步路。但随着时间久了,在荣国府熟悉了,林黛玉的天性就释放了。她不掩饰情绪,孤高自许,目无下尘,人际关系上就不如宝钗通达。

薛家经商的经历,使薛宝钗更加随分从时,人情练达,更善于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。文中写“宝钗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,不比黛玉孤高自许,目无下尘,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。”

贾母要给她做生日,她深知老年人喜欢热闹戏文,爱吃甜烂食物,就按贾母的喜好点戏、点菜。她奉承贾母说:“我来了这么几年,留神看起来,凤丫头凭她怎么巧,也巧不过老太大去。”金钏儿投井自杀后,王夫人心里不安。她安慰王夫人说:金钏不会自杀;如果真是自杀,也不过是个糊涂人,死了也不为可惜,多赏几两银子就是了。并主动地把自己新做的衣服拿出来给金钏装裹用。

和人冲突时她能忍让。清虚观打醮,贾母说想不起谁有一个金麒麟,宝钗回答湘云有。探春夸宝钗有心,黛玉却挖苦她:

林黛玉冷笑道:“他在别的上还有限,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。”

宝钗对黛玉的话却装没听见。

宝钗劝谏宝玉,宝玉不给她留面子,腿就走了。袭人夸她有度量:

宝钗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,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。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。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,真真有涵养,心地宽大。

她抱着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,王熙凤说她“事不关己不开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”。查抄大观园后,为避是非,她赶紧找借口搬离大观园。

结语宝钗、黛玉二人德才有别,在婚姻上又有金木之争,却又惺惺相惜,都是大观园美丽的花朵。

(图片来自腾讯视频《小戏骨红楼梦》剧照,侵权立删)